最新信息
热门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荟萃 > 正文

古琴——中国文人的乐器

发布: 日期:2021/5/26 来源:《重庆文史馆讯》总第168期 浏览:

 古琴独特的记谱方法

音乐记录是一大难题,因为它不是形象的,不能画下来,声音艺术稍纵即逝、无影无踪。现在我们有录音机,可以录下来,但古代怎么能够把音响固定下来呢?因此,古琴艺术还有一个伟大的地方,也是能够让我们今天有文化自信的地方,就是中国人在很早就发明了琴谱。这些历代琴谱流传到今天大概还有一百几十部。

古琴谱最早是文字谱,用汉字来记录,比如右手用什么指法,弹哪根弦;左手在哪个弦上,按哪个徽位,用哪个手指等等,弹一个音要记录半天。到了唐代,有一位伟大的音乐家叫曹柔,他完成了一个伟大的发明:减字谱。减字谱就是把文字谱中很多句话减成一个字,而且是和汉字近似的字,看着像汉字。减字谱分上下两部分,上部分告诉你左手用哪个手指,按在哪个徽位。比如草字头,就是“散音”的“散”字的省略写法。古琴主要有三种基本音色,一种是弹空弦,左手不按,空弦就叫散音;一种是左手按上去,叫按音;还有一种是泛音,就是在弦上比如1/21/3处出泛音的位置上,轻轻地触碰出一种音。第一个草字头告诉人们,散音就是手指不用按。草字头下边有个“七”,即右手弹第七根弦,“七”下边有一个勾是“挑”的简写,食指从里向外这叫挑。于是,这个音就是空弦(左手不要按弦),同时在第七根弦上用右手“挑”,这个音就出来了。接下来一个字,上面是“大九”,意思是大拇指按在第九徽,下面是右手指法像一个“句”字的外框,是个“勾”字,“勾”就是中指从外向里叫“勾”,里面那个“四”字是告诉你勾第四根弦,这个音就是在第四弦上用大拇指按第九徽,右手用“勾”的指法。

减字谱的伟大之处,一是固定音高,和世界通用的五线谱是一样的。唐代距今如此久远,怎么知道今天按谱弹出的这个音就是唐代人弹琴的那个音呢?古琴从发明到确定形制经历了一个过程。我们在春秋战国的墓里也发现了弦乐器,但是几根弦未定,形制也未定,一直到汉以后,古琴的形制才基本确定下来。因此,千百年来,古琴的基本形制没变,定弦法没变,弦还是这么长,徽还是在原来的地方,所以可以判断,今天我们按的位置,用此办法弹的声音的音高,和唐代弹的是一样的。古琴音乐3000多年,虽历经磨难衰败,今天能够再次复兴,减字谱起了非常大的作用。这一乐谱,从公元7世纪一直到21世纪,近1700年了,还在用,还能用。而西方乐谱并非这样,从欧洲经日本传到中国的简谱只有200年左右的历史,五线谱要早一些,但也比古琴减字谱晚出现约1000年,它开始是四条线,后来变成五条线,大约在18世纪才开始普及。因此,作为古琴专用的乐谱,减字谱最大的贡献便是从7世纪开始一直沿用至今,其间也未曾中断,世界上再找不出第二个。

减字谱有固定的音高,但没有节奏。音乐有两个基本组成要素,一个是音的高低,一个是音的长短,高低加长短就有了节奏,成为旋律。古琴音乐的节奏靠的是古琴的一个传承方法,叫做“打谱”。老师口传心授,通过学生学习,在掌握了一定规律之后,进行再创造——根据乐谱规定的音高和古琴的内在规律重新再现

乐谱上的音声,这一过程就叫做“打谱”。

打谱是古琴的传统,训练有素的古琴家按照古琴音乐的规律、按照老师的传承、再加上自己的体会和灵感“还原”谱面上的音乐。在这种“还原”中,实际上已包含着不同程度的“再创造”。“打谱”作为古琴家对音乐绝无仅有的认知和阐扬方式,充分体现了东方文明的特色。过去,受西方文化的影响,许多对中国传统文化缺乏信心的人们因为古琴谱不记节奏而认为古琴谱“不够完备”。但如今随着人们对传统文化的深入了解,随着“文化多元论”的兴起认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打谱”的方法实际上是人类音乐文化传承中非常具有创造性和自由、最尊重演奏家的个人价值、最能体现音乐的动态构成和生生不息生命本质的一种传承方式。

西方的音乐是作曲家的音乐,尽量用“纯粹科学”的定量、定性的方法记录音乐,并要求所有按谱演唱、演奏的人“完全忠实”于谱面的音符。每分钟多少拍的标记和节拍器的使用与详尽的各种力度、技巧、表情符号的配合,是为了在最大程度上体现作曲家的乐思。当然,我们并不是否定五线谱的实用性和重大的价值。这种记录固定音高和绝对时值、用诸如“每分钟64拍”“每分钟80拍”及各种力度、表情符号限定的现代五线谱反映了工业文明的原则,是有利于音乐传播的载体,它适合节奏固定、音高固定,很少有中国式“散板”与“润腔”的西方音乐形式,尤其适合固定音高乐器如钢琴及大乐队使用。但对于东方音乐来说,如中国传统音乐,五线谱便常显得无能为力。因为五线谱的形式不但不能标记出中国西北民间音乐中的“fa”和“si”的准确音高,更不能标记出中国音乐独特的“韵味”。而且,它也不能像古琴的“打谱”那样,使每一个演奏家都成为音乐的创作者之一,使每一个演奏者都能够参与音乐的创造,主动地、有独创性地阐述个人对音乐的独特理解。只有古琴“打谱”传统,才能使谱面上静止的音乐变成“活”的音乐,才能使“别人的音乐”变成“自己的音乐”,才能使“一成不变”的乐谱变成生生不息的音乐的源泉和长河。

[1] 2 [3]